首页 > 校园文学 > 教师情怀 > 正文

菊之启迪

2006-04-03 00:00:00   来源:   关注:

 ()忘情诗人

  菊,是落魄诗人的解药。这里没有多余的人搅扰,也不见车辙留下的宽大的痕迹,唯独菊花,让诗人忍不住了要一饮为快。举杯销愁愁更愁,但如果杯中是泡开的菊花茶呢?欲醉还醒,菊花酒原本是解药。博学的陶潜悠悠然引觞啜饮,恍悟到“此中有真意”。他忘记了该忘记的,却怎么也记不起片刻前想到的是什么。“欲辨已忘言”,陶元亮仰天长叹。

  菊的花瓣,沉淀了饮者的苦痛。

()剽悍将军

  谁能想到,纤弱的菊花,能逗起人多么雄壮的野心?“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一位乱世枭雄闪过我眼前。那是在唐朝末年。他的胸中藏伏着“满城遍是黄金甲”的野心。金黄色在他心中不再是至高无上的皇权的象征——他要做的是“均平”,是“推翻”——黄色,一定要成为胜利的图腾。他用黄色装点军队,名曰:“黄巾军”。唐朝的皇帝应该预料到自己的衰落,早在黄巢目光坚定地凝视满院黄花,吟出“他年我若为青帝”的时候。

  菊的金黄,细看是胜利的图腾。

()销魂女子

  菊花,天生一副女儿身。就算她再屡经风霜,也不过是外在的坚挺;就算她再坚挺,也只不过是深藏了一颗脆弱的独自淌泪的心。李清照用诗坦白她的心:“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她不故作刚强,直言“半夜凉初透”;她不讳言心中的压抑,只是平淡地陈叙:“东篱把酒黄昏后”,“浓睡不消残酒”。柔情却不矫情,真实的李清照,有菊花相伴。

  菊花,想了解你,不要在起霜的日子里;我知道,漫长的夜里,你晶莹的泪珠曾与睫毛共枕。

  菊,灿烂,隐逸,偶尔会黯然神伤;菊,蓬勃,忍耐,梦想着一日辉煌。

  有秋有菊,秋天来了,菊花还会远吗?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教学札记
下一篇:论忻中精神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