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学 > 教师情怀 > 正文

教学札记

2006-04-03 00:00:00   来源:   关注:

我在教学《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时有所感受,札记如下。

  一、“话说当日林冲正闲走间”的“闲”

  此“闲”是悠闲、清闲和安闲的样子,表明林冲被刺配沧州后那种无所事事、随遇而安的心态,也为下文受到陆谦等人步步追杀的紧迫埋下伏笔,前后形成强烈对照,在紧张的氛围之前故意放松,在松弛的环境中暗含杀机,表现了施耐庵描写人物故事的高超本领、塑造人物性格的技巧和揭示林冲被逼上梁山的主旨的过程,深得文武之道。

  二、“忽然背后有人叫”中的“忽然”

  这两个字写得是巧合,也写明了林冲在落难中他乡逢故知,引出了一个情节性的线索人物——李小二,为下文的发展作好铺垫和过渡。若没有店老板李小二这个人物,陆谦定计密谋,林冲就不会知晓,也就无法提防,当然也就无法杀死陆谦等人,更不可能完成林冲性格的重大变化及走上逼上梁山落草为寇的道路的情节叙述。可见,李小二的出现是作者精心安排的一个线索和耳目,是林冲与高俅矛盾冲突的交汇点和中转站。同时也从侧面写了林冲的善举得到善报,使林冲这个人物的性格更加丰富,小说的情节发展更加合理。可知,这“忽然”二字一点也不“忽然”,是作者草灰蛇线伏于神不知鬼不觉之中的巧妙使用。

  三、“我因恶了高太尉”中的“恶”

  “恶”(wù),触怒、冒犯之意。“恶”字说明林冲认为自己仅仅是得罪了上司,吃了官司,尽管冤枉,还可以忍着,还可以活下去,不敢也不愿、不必反抗;尽管以后的命运无法预卜,但仍然可以苟且偷安,忍辱活着,等待着命运的好转。他认为老天对自己虽然不公平,但并没有把自己逼到绝境,仅仅是冒犯了上司,内心深处仍然恪守着封建伦理上下尊卑的观念,表现了林冲性格善良懦弱而又恭敬顺从的一面。

  四、关于“书(书信)

  陆谦从东京来到沧州密谋杀害林冲时,在李小二的酒店招待了管营和差拨,一见面就说“有书在此,少刻便知”。管营当时应该立即接下书信拜读,一会儿就收起或装好,以免让店小二看到,泄露了机密。可是小说中却等候到这三人吃了一个多时辰(约两个多小时)酒以后,当李小二急去提汤按酒时,“看见管营手里拿着一封书”,难道是作者专门安排让李小二看见,为他便于给林冲通风报信吗?这样又与陆谦等人的密谋之初衷大相径庭。难道是施耐庵江郎才尽了吗?可是他又能写出举世公认的古典名著《水浒传》。我想这大概是作者的百密之一疏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教师也需要关怀
下一篇:菊之启迪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