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学 > 忻中报摘 > 正文

诸葛游记

2006-04-03 00:00:00   来源:   关注:

话说诸葛亮在天宫任文史馆长一职,一日在灵霄殿后散步,遇见太上老君得知下界某地正在“大兴土木”,闹得沸沸扬扬,热火朝天。心想:想当年南征北战,见多识广,所见场面不可胜数,不知今日老君所言是否属实,再者,如今空守一职,无聊郁闷,不如出去走走,何乐而不为,于是,驾雾欣然前往。

  初来乍到,未免有点儿陌生,只见此地风光绮丽,万丈高楼崛地而起,只是有点儿“云雾”笼罩,好似蓬莱仙境。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烟云”笼罩,似乎要下雨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一个字——走。

  于是,赶快进城。走在大街上,只见许多人胸前都佩着十多个勋章。走近仔细看,都是什么戒烟委员会,酒协理事,或是“三八”协会代表之类的头街……诸葛亮不禁暗笑。找了家五星级酒店,经理见其入户资料,知其“来者不善”,竟是大名鼎鼎的蜀相,又惊又喜,便立刻通知市长。市长早闻诸葛才学胜过三个臭皮匠,名声极大,便连夜接见,酒宴款待。

  酒席之上,几番客套之后,便陈述来意。但市长抢先说:“先生啊,我多次看过《三国演义》、《大话三国》之类书,对你的才略佩服已久,今日屈尊来访,不胜感激,正好我市成立名人学会,要选会长,我这个市长有些事情很是为难,而您才略冠天下,服众人,希望您能亲持。”诸葛想起进城所见,便问:“这会长有何待遇?”市长说:“当了会长吃穿不用愁,花钱多少不用偷。不过,市民竞争很激烈,我认为司马德能胜任此职,明天请多关照。”诸葛条件反射般皱起眉头,心想:司马什么?不会是司马懿那老头投胎转世了吧,想当年金戈铁马,与老夫相持数年,不知其如今又是什么样儿的,不如去会会他。但诸葛又问:“选举是民主选举,那为何内部所定呢?”“非也,选举虽是发扬民主,但市委机构所需,无他,您久而便知。”诸葛不解其意,为了深入了解,便答应勉为其难,离席吟诗曰:

“烟笼高楼不见日,恰逢市内新鲜事。

外表看似民选举,内部却由市委制。”

  执笔题诗四句,转身辞去。

  回到宾馆,经理捧来一盒名茶,称谢之后,诸葛问:“你可知那司马德是哪路神仙啊?”经理好似谈“德”色变环顾四周,(没人),低声耳语道:“那司马德刚开始写了几篇小文章,没经过什么审评,市长亲点说“好”。此后,文章出版的也多了,不到半年,“文坛权威,市内文豪”之类头街也甚多……诸葛自语:“便作旦夕间啊!想必有几点墨水,应该见,应该见……”寻问地址后,回去收拾一番,准备次日前往。

  次日清晨,诸葛拜访司马德,途经教育局大楼挂一横幅字,未懂其义,只可惜由于来时匆匆,忘带《古汉语词典》不禁心中感慨:老了,跟不上时代的发展、社会的潮流了……

  不久,便到了司马德宿处,登门拜访,秘书将其领到客厅等候。司马德见诸葛首先就是一个飞吻,随后便是一个强有力的“hug”,差点儿将诸葛摔倒在地上,说道:“Welcome to我家,We have神交已久,今日一见钟情,but相见恨晚……”交谈许久,诸葛不知其乱七八糟说些什么,隐约听见什么“一见钟情”,后来才知道是用词不当,不然两个大男人之间何来一见钟情。

  德递给亮一份简历,诸葛一看,大感意外,文化程度为研究生。正当不解之时,德好似看出点门道,笑呵呵地说:“文凭嘛?不是什么问题,只要发点‘血’就OK!”。诸葛问:“那就不怕别人查出来,是违法行为吗?”“您看看,这不就老外行了吗!现代社会有钱能使磨推鬼……”司马德笑声阴森,诸葛心中不禁泛起寒意。

  选举会上,诸葛像当年挥泪斩马谡,秉公执法,结果司马德担任了第四十二分会主任干事,于是当场大骂诸葛亮:“孔明不是人,乃是妖道拉帮结派……”无奈之下,诸葛任之为分会副主席,他这才收泪停骂,但心中仍是恨恨不已……

  散会回到宾馆,本自以为是秉公办事,这回可以交差了。不料经理道:“先生奇祸不远矣。”诸葛亮说:“我忠心为民,何来奇祸?”经理道:“先生可知那司马德后台系何人也?”“不知”“那司马德其叔父是市长——司马光”诸葛一听,惊得面如土色,心想:“是900年前砸缸的那一个?怎么此地成了司马家的天下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惹不起还躲不起,急忙付清住宿费,办好手续,不告而别一溜烟逃回天庭,留下四句诗曰:

自古同姓是一家,恰遇选举被人耍。

当年屡胜曹司马,今日却惜凋谢花。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悠悠天地 品味孤独
下一篇:初春听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