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学 > 忻中报摘 > 正文

悠悠天地 品味孤独

2006-04-03 00:00:00   来源:   关注:

 

此刻,我坐在下午勉强有点暖意的阳光里,试图驱散一身的寒冷凄凉,可似乎这阳光太微弱了!我只能苦笑——太微弱了!

  我不禁想起“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怎敌他晚来风急”的句子,李清照确是一个善于品味孤独的人,她会写出“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她会吟道“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确实很细腻,很真实,读来令人泪下。但也只有此时此境才好体会吧?然而孤独是一种大众化的东西,不论富贵贫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是诗仙的悲歌,“帘外雨潺潺,春意阑姗。罗衾不耐五更寒”是后主的凄凉。陆游写沈园之句云“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这种生死离别的孤独更是刻骨铭心。

  似乎我讲的这些更多的是“相思”了吧!诚然,相思是一种比孤独更凄凉的东西,但总也有类似之处吧。我斗胆重新探究一下孤独的定义:如若在独处时,我们不曾想到过去,想到将来,想到旁人,想起快乐,那么会感到孤独吗?正因为有了思念,有了盼望,才有了一种悲凄之意,进而才产生了孤独之感,不知君以为何如?孤独也是相思,或者本来二者就是密不可分的。

  汉代有很多关于相思的诗句,在天上的有“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在地上的有“春风吹闺闼,罗帷自飘扬”,“绕室起彷徨”。可见在两千年前,这种孤独相思之情就已成为了诗文词赋的娇儿。到了唐宋更是“风气日长”,“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这么大胆表达,不愧是盛唐手笔;“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这又是多么的深切、纯真;“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又是如何奇妙的讲出了一个令人神思的境界。

  孤独,此时就像流水似的充溢着天地,一花一木,一屋一瓦,无处不是比往日更恬静、动人的景象,然而心中却怎样也开心不起来,毕竟这是一种沉重的事情。看着太阳从左边的蓝蓝的天空移到了右边,天空也变得灰暗。阳光打在手上、脸上、身长渐渐由温变暖,又由暖变寒。空气很明净,似乎可以看到很远、很广阔的地方,可是我恨不得此时是雨丝如暮,阴云蔽空,也好阻断这一双望眼。然而天空偏偏晴朗的令人失望。

  寂静,不愧是深秋的寂静!一只鸟也没有,一声响也没有,恐怕只有我的思绪在飞,飞在廓远的天际。为什么没有一句诗这样写道:秋天的鸟缘何向南飞去?或许它们害怕了淡淡阳光中难耐的孤独,或许它们不愿承受寒风中痛心的思念。这确实是煎熬!为什么古人不用如下的诗句来表达孤独?高天朗朗无闲物,最恨不是风雨时。

  这一声呼唤,有谁会听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生物总复习一法
下一篇:诸葛游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