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学 > 忻中报摘 > 正文

杜甫诗意:瑟·寒·青

2006-04-03 00:00:00   来源:   关注:

颠沛流离,路至夔州,挥袖扼腕,又是叹息几声。

夔州风瑟  无边木落

  最恨那飘零的落叶,牵起我无尽的愁思。长江的滚滚东逝却始终无法冲走那连绵的哀啸。身在高处便有不胜惊寒之感,也许苦于现世是我的宿命吧!身处乱世,颠沛流离是必然之势,妻离儿散更是必经之苦。那一杯浑然浊酒已不能再饮,不仅是碍于身体,更是迫于生活潦倒。那一缕银发飘过脸颊,我没有丝毫的惊讶,只因那连发簪都无法擎住的发丝即使满是乌亮,那又何用!那一只急旋的飞鸟非炫己翅,只因“仕风”不正,只愿坠向渚沙,留己一身清白。离家万里,处处飘泊。一晌贪欢后才知己身是客。形单影只,孤苦无依。一朝登台方晓疾病相伴。回首转望着飘叶即将飞回大地。默默祝福也默默感伤,一阵凉风却将其吹入江中,随滚滚江水继续着飘泊的羁旅。这难道是宿命吗?

夔州阁寒  三峡影摇

  最愁那严冬的霜雪,勾起我难眠的悲绪。星辰的皎洁炫亮却始终无法安逸地生存在流水之中。身处寒阁不免要苦度此雪霁寒宵。号角的声响仍旧悲怆在凄凉的五更天,与千家野哭交织出一阵辛酸的悲凉。那一夜的失眠换不来和煦的曙光,那一夜的失眠换不来黎民的笑颜,那一夜的失眠徒增几缕银发白须。静寞中又飘荡着婉转的渔歌,身处乱世便似江中晨影——身似飘萍而心如磐石。在羁旅忐忑中似乎找到了永恒:武侯之贤明忠良而身又在何方?白帝之狡奸狂佞而亦安于黄土。然武侯之贤名随江水流芳百世,白帝之恶名也铭刻于蜀石遗臭万年。感慨此生须臾弹指,无功无为。上无朝圣下愧百姓。然仰足以对苍天,俯足以面大地。挺着七尺身躯傲然矗立于天地间,一身正气又何顾他人歪曲,一世坦然,又哪管生平坎坷,只愿无怨无悔。

夔州草青  月涌江流

  最悲那孤立的危樯,触动了我孤苦的心境。孤舟的自由徜徉却始终无法驶入那祥和的彼岸。身在孤舟难奈零丁的寂寞无聊。淡淡清风轻抚那悠绿的细草,破冰暖流滋润茫茫平野。盎然春色取代凛冽寒风。虽是寒夜却有皓月繁星交相辉映,倾泻在江上的月光在波涛汹涌中彰显出自己的炫烂。可旭日东升月光早已不见,而江仍是江的湍流不息。正如显赫文坛虽有我一席之地,但声名远播又岂能仅凭文章的蜗角虚名。显威政坛为民谋福才是我的今生夙愿。我多么希望有一天直到我无法提笔再辞官归乡。飘泊度日,满腹经伦无处渲发,只似天地之中的一只沙鸥洋洋洒洒,此乃吾之际遇。兵荒马乱,哀鸿遍野,白骨难收。惟愿天阴雨湿暂收干戈。此民之苦境。吾苦较于民苦虽百转而莫及。以吾苦免民之辛苦,虽百死而无悔!

  秋之萧瑟,冬之严寒却挡不住春之盎然。愁苦也好,悲凉也罢,仍有一颗赤子之心照亮苍茫大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30班学生所写魔鬼词典
下一篇:黄金分割漫谈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