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学 > 朝花文学 > 正文

老白老师

2006-04-03 00:00:00   来源:   关注:

编者按 本文是编者从2005930日出版的第677期《西北工大报》第四版《四季风铃》上看到的一篇文章,作者是我校2003199班毕业生,现在该校就读本科。

  编者觉得此文有助于我们理解白如华老师的道德文章和风采情怀于一豹,故转发此文。

  同时,欢迎我们的学生描写自己的师长,更欢迎我们的老师写自己或自己的同事、师长,力求在我们的校园中绽放出万紫千红的尊师爱生、教学相长之花,争取在我们“弘扬忻中精神、创建中华名校”的实践中,涌现出更多像白如华先生这样的名师和郭舒这样苦学本领、知恩反乳、立志图报的优生。

当我们评价演员时,常常会说某某某是实力派,某某某是偶像派,某某是什么什么派。如果允许我以这样的方式来评价老师,那么我高中时的语老师老白当属“性格派”。

  性格派的演员都有点儿酷。比如姜文、王志文,表面上声色不动风平浪静,举手投足旁若无人。他们饰演的角色,多是话虽不多,却往往出口惊人。

  想象里,五六十岁的老先生应该是头发花白,一脸笑容,和蔼得好像圣诞老人。而老白非也。身材魁梧,肤色黝黑,总之,当年老白的形象对我们有十足的威慑力。然而作为一名“特级教师”,老白的深厚功力当然不仅表现在对学生的管教严厉上。我记得最清楚的一堂课是老白讲沈从文先生《边城》那一次。爷爷和翠翠有段对白。爷爷对翠翠说,不许哭,做个大人,不管什么事都不许哭。要硬扎些,结实些,才配活到这土地上。读完这句,老白阐述了不少见解。末了总结到:人生就是这个道理。当时情景,仿佛他是“爷爷”,而我们是一群似懂非懂的“翠翠”。想想不过才两三年。可当时的我们又懂得多少呢?只感到学习、竞争、和其他无数问题一齐,构成了难以名状的痛苦。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若仅仅如此,做个好老师也不难。但要“育人”,恐怕就难了。而在我看,老白的“性格”就在这里。

  你也经历过十六岁,你一定明白那时的少年需要的绝不仅仅是书本知识。张之路写过一本叫《第三军团》的书,描写了80年代末的高中生生活状况,我认为很真实。尤以这段情节给我至深印象:主人公之一的高中生骆强寻求摆脱痛苦的办法,当他爬上山之巅时,猛然意识到自己缺乏的并不是有力的臂膀,而是一颗坚毅的心。

  假如你去问一千个老师这样的问题:希望学生今后什么样,相信你能听到一千种说法,而我知道,老白一定希望我们成为思想坚韧的人格健康的人。这点,从他日常的引导、教育中能感受到。我认为,这是一种较高的“育人”境界。

  时间成灰,我毕业后很久没见老白。有传他已经退休,又有传他被学校高薪返聘,继续教课。直到今年暑假同学聚会上才又得见。

  聚会是在热气腾腾的“小肥羊”里举行的。这么久没见,老白还是老白。威严没改,皱纹的线条却柔和了许多。聚会开头,众人向他敬酒,他却反过来讲到:“感谢大家的努力学习。”

  我不清楚老白教过多少学生,但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平日里无论校领导、家长、学生,都习惯用恭敬的态度与他交流。此刻他的话里却丝毫不以自己的身份为意,难得一颗平常心。我为有这样的老师自豪。

  感谢老白老师。如今回想当年获得的教诲,方才恍然。我会因此而更加珍惜。写下这些简单的文字,希望能为您带去问候与祝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碧玉簪
下一篇:瑞士之旅

相关信息